首页 > 中福一分快三怎么守龙滚雪球

中福一分快三怎么守龙滚雪球

原标题:大白马伊利遭遇水逆,股价暴跌8.8%,股权激励方案为何惹众怒?

来源:格隆汇财经早餐

不过,从今天的股价差点跌到地板的表现看,市场还是选择了用脚投票。

今年无疑是白马股的水逆之年,今年来,衣食住行各行各业几乎每月都有那么几只大白马股要么突然黑化,要么突然栽跟头倒下,让无数包括机构在内的投资者瞬间在不明所以然中损失惨重,几乎要怀疑投资信仰了。

1

大白马伊利也遭遇水逆?

毫无疑问,伊利股份(600887.SH)自从2005年进入潘刚时代以来,伊利开始进入爆发增长期,经营业绩和股价也就逐年蒸蒸日上,14年来完美扛过了各种大小股灾事件,跑出了累计涨幅超过40倍的惊艳成绩,成为A股史上为数不多的千亿市值大白马。

不过昨日的遭遇水逆的主角似乎轮到了伊利股份,因为一纸股权激励公告,而遭遇市场用脚投票,股价开盘直奔跌停板,至收盘依然大跌8.8%,收报28.1元,成交了57.88亿元,同时股价跌幅和换手率都创下了近1年来的最大记录。

从消息面上看,伊利股份的暴跌是源于日前公司发布新一轮的股权激励方案。

据方案显示,伊利拟向激励对象授予限制性股票共计1.83亿股,占总股本60.97亿股的3.00%,股份来源为公司从二级市场回购的股份,授予价格按公告前一交易日价格的50%,即15.46元/股。本次激励对象共计474人,包括任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骨干及其他对公司未来发展和经营业绩有影响的员工。

按照昨日1878亿元左右的市值计算,这3%的股权对应的价格高达56亿元,可谓极其可观了,同时授予对象仅474人,平均下来超过看似人员很多,但是跟伊利5.6万人比起来,授予范围只有0.85%,只算一场小范围的股权激励,但人均将近1200万元。

而正是这样一份股权激励方案引发市场巨大的质疑,在微博上,伊利的这一份股权激励方案引发不少的关注,知名大V但斌直接表示“应该否了!”,也有更多的投资者情绪比较激动,具体请看图体会:

当然,也有不少回复评论认为,公司的股权激励可以让员工跟公司绑定在一起,有助于用心经营公司,长远看是有利于公司的,因此还是给予看好的肯定。

不过,从今天的股价差点跌到地板的表现看,市场还是选择了用脚投票。

2

市场为何不买账?

从群情情况看,质疑的声音主要是认为这份股权激励方案的规模过大,而业绩解锁条件形同虚设,有涉嫌利益输送和损害投资者的嫌疑。

据此次草案公告显示,激励计划中任何一名激励对象通过全部在有效期内的股权激励计划获授的公司股票累计未超过该激励计划公告时公司股本总额的1%。

而其中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潘刚获授6080万股,占授予限制性股票总数的33.2386%,占目前股本总额0.9972%,几乎就是激励条件的顶格数量了;董事、副总裁刘春海、董事、副总裁、财务负责人赵成霞分别获授1000万股,占授予限制性股票总数的5.4669%,占目前股本总额0.1640%,而这些核心高管都是潘刚的铁杆部下,加上潘刚的激励股权,合计占本次激励股权的44.66%,或总股本的1.34%。

这就是意味着,按照上述超过56亿元的激励规模(按公告前日收盘价算),董事长潘刚及其高管部下就可以获得25亿元的股权价值。其中作为董事长的潘刚可以获得激励股份的33.2368%,按照公告前日的市值,高达18亿元,而其实际支付成本只有9.4亿,等于工作五年白拿8.6亿,其他高管如刘春海、赵成霞等也分别白拿过亿元。

而另一方面,虽然草案设定了5期平均每期20%的解除限售比例的限制,并且要同时达到两个业绩考核指标,一是以2018年净利润为基数设定2019-2023年度净利润增长率为8%、18%、28%、38%、48%,二是盈利性指标,即ROE设定2019-2023年度净资产收益率为15%。(注:1、“净利润”“净利润增长率”“净资产收益率”中所涉及的净利润指归属于扣非归母净利润,并且剔除本次及其它激励计划股份支付费用影响的数值作为计算依据;2、本计划有效期内,若公司当年实施公开发行股票、可转债或非公开发行股票等行为,新增加的净资产可不计入当年以及未来年度净资产增加额的计算。)

不过,此次的关键是业绩考核指标被质疑形同虚设,因为净利润增长率是以2018年度为基数,拆借到年化后实际只有约8%。

而回顾伊利股份2013年以来,只有2015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长率低于7%,近三年分别为12.66%、17.70%和10.32%,明显高于草案拟定的同比月8%的考核指标。

而同时扣非ROE近5年来基本都在20%以上,这也远高于考核标准中15%的标准

从近几年的业绩增速历史对比可见,本次股价激励方案的业绩条件设置确实明显偏低了,有投资笑称,伊利只要不是放一头猪上去胡搞,那么完成的业绩指标是完全没有难度,这份股权激励难免有白送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份股权激励计划出台之前,伊利还从4月份起就开始宣布巨额回购计划,目前累计回购公司股份数量为182,920,02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3.00%,耗资57.93亿元(不含交易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回购伊利股份仅用了不到4个月就宣告完成,而正是这一部分回购来的股份,很快就全部用于目前这个股权激励计划了,从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伊利这动作是一连串进行并且安排得很像在“抢时间”。

这也就是说,伊利是通过上市公司的钱回购股份,然后以股权激励的方式“激励”给了公司的高管团队和核心人员,按微博上的投资者称,从某种程度看,这或算是一种变相掏空上市公司的作法。

而另一方面,伊利的2018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公司的货币现金仅110亿元,同时还有不小的短期流动负债,现金流并不算太宽裕,而在这种关头去花一大半的现金去二级市场回购股份搞股权激励,这未免让投资者觉得看不懂。

因此,既然看不爽又看不懂,市场于是就选择了用脚投票。

并非首次股权激励,也并非首次被质疑

查看伊利的往历可知,在2006年3月10日、2014年10月26日、2016年12月28日,伊利先后3次成功发起过股权激励方案,情况与当下有所类似。而在2006年的股权激励中,激励对象合计被授予5000万股票期权,标的股票占当前伊利股份股票总额的比例为9.681%,8年内行权价格13.33元/股。

彼时,潘刚获得股票期权数量为1500万份,其他高管及核心业务骨干共29人包揽余下股票期权。彼时的地产大佬万科董事长王石股权激励3900多万元,潘刚一上来就把王石甩了几条街,当时中国上市公司董事长中的领先者。不过,而潘刚在2005年的年薪为22.04万元,他的1500万份期权所需的行权资金约为2亿元,这些钱从何而来,谁也不知道。

同时,彼时的行权条件主要是,在首期行权时,伊利股份上一年度扣非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7%,且上一年度主营收入增长率不低于20%;首期行权后,伊利股份上一年度主营业务收入与2005年相比的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5%。

当时就有媒体指出,这样的行权条件在上市公司中相比,如同白送,证券日报曾撰文直接质疑伊利股份股权激励门槛设置太低。

3

伊利意欲何为?

那么,伊利为何频频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即使是在条件相对不够充分合适的背景下?

查看伊利的股东背景情况,可以发现伊利目前最大股东是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14.37%。这个公司可以理解成是H股股东的代理人,股份仍旧归属投资者本身。

伊利的第二大股东是呼和浩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8.86%,该公司股东分别为呼和浩特国资委和上海电气内蒙古青城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持股81%和19%。

而现任董事长潘刚则是伊利的第三大股东,持股3.88%,属于境内自然人持股,在伊利所有自然人股东中,数量是最多的。如果再加上其他自然人持股,前十大股东中,自然人持股比例达到8 %左右。

可以看出,所有大股东中,伊利并没有控股股东,呼和浩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虽然持股比例比较大,但也不是内蒙古纯国资企业。所以,伊利实际上基本算是没有控股股东,同时还是一个非常优质的民营企业。

而从某种程度上看,潘刚及其核心高管团队已经对伊利的把控有相对的能力了。

不过没有控股股东,业务无比性感甚至具有寡头垄断性,而且业绩还是非常漂亮的伊利股份,从某种程度上真的很像几年前遭遇门口野蛮人的万科,非常容易引起门口外面的人窥探,比如来自香港中央结算公司(陆股通)的海外投资者在近年增持幅度非常大(2014年其持有伊利的股份仅2.15%),这或者让伊利的核心高管多少产生了危机感。

梳理潘刚时代以来的历次股权激励汇总,可以明显看到,潘刚极其核心高管团队的股权占比份额在持续不断上升,从一定程度上,或者这就是伊利高层急着抛出回购计划又马上搞股权激励的原因之一。

不过,伊利的这一份股权激励方案目前已经引起市场的巨大反应了,但还需要股东大会投票通过和监管层通过才能落地生效,至于能否获得通过,目前尚未得知。

同时,伊利的股权激励策略,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合理有效同时公平公正的方式,目前无法定论,同时现在的伊利高层究竟会把伊利带到何方,也唯有留待时间检验了。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